◆【化妝品市場亂象:高仿山寨橫行 法律難監管】◆ | 台灣美容網

 

A-A+

◆【化妝品市場亂象:高仿山寨橫行 法律難監管】◆

2012年07月21日 護膚常識 暫無評論 閱讀 353 ℃ 次

核心提示:近日,記者從化妝品批發市場和網購中發現,化妝品批發市場「高仿」、「山寨」、「水貨」的亂象還真多,一些商家打著「高仿」的名義,明目張膽低價銷售假冒的國際品牌化妝品,而包裝是如此的逼真,讓消費者和專家無法辨識真假。
亂象1  高仿 十幾元就買到名牌化妝品  近日,李小姐向記者報料稱,她在東門一些主營護膚品的店舖看到不少國際品牌的彩妝化妝品,「像深圳CHANEL、DIOR、HR、MAC的都有。」李小姐說。而這些化妝品的價格卻便宜得讓她大吃一驚,「專櫃幾百塊錢的一個粉餅在那裡只有十幾二十元錢,有的甚至只要幾元錢,光從這些化妝品的包裝盒來看,你還真分辨不出是真還是假。」李小姐說,「商家說這些是高仿的化妝品,高仿到底是真還是假呢?」  在東門一家美容美甲化妝品店,記者就見到了李小姐所說的「高仿」化妝品。店裡在正對著門的櫃檯上,擺滿了CHANEL、HR、MAC、benefit等各種大牌的化妝品。乍一看,這些化妝品還真是無法辨別是真是假。比如,一款benefit的粉餅,外包裝上有明顯的LOGO、防偽標籤,還有中文標籤等,仔細一看,這款進口化妝品連「化妝備進字」標籤也有,消費者無法從其外包裝上分辨出這款化妝品到底是正品還是假貨。而價格也非常低,標價只有25元一個。  除了個別化妝品標有中文標籤外,大部分國際品牌包裝的化妝品包裝說明都是英文字母,沒有一個中文字,消費者無法知道產品的使用方法和功效。記者看到,一些顧客就把這些全英文的化妝品當做「水貨」來買。當記者咨詢店員這些全英文的化妝品是否是正品的時候,店員表示,店裡賣的不是大商場專櫃裡的品牌產品,「那些大牌,怎麼會以這樣價格出售呢?」這位店員直接說,「這些就是高仿的,高仿的價格要比品牌的要便宜很多,很多人都買得起。」當記者進一步詢問「高仿」的與正品有何區別時,她表示,「沒啥區別,用高仿的也不會有不良反應。」  在其他美容化妝品,記者也見到了同樣價格低廉的國際化妝品。一些店員還告訴記者,標籤標明的都是零售的價格,如果是要批發的話價格還會更低。「深圳,以及周邊城市很多一些的化妝品店都是到這邊來拿貨的,銷路都很好。」店員介紹說。  商家口中的「高仿」產品到底是一個什麼概念呢?記者拿著從東門買來的一款低價benefit粉餅請教深圳市藥監局直屬分局保化科楊科。指著化妝品的包裝盒,楊科告訴記者,這款進口化妝品有中文標籤,有「化妝備進字」和生產批號,「從外包裝來看,很難分辨出是真是假,只有廠家的打假人員才能分辨得出。」楊科說。因而,對於執法人員來說,還需要取樣送至國內代理商處讓商家檢驗、鑒定之後,才能知道這類產品是否是假冒產品。  楊科還指出,在監管部門的眼裡,「高仿產品本身就是假貨。」沒有像消費者所理解的高仿度越高產品質量越好這一說法。同時,他還提醒消費者,東門美容美發化妝品市場主要以批發中低端產品為主,名牌產品不多,如果發現與商場價格懸殊的名牌化妝品最好不要貪便宜,因為這類價格懸殊的產品多為假貨。
  亂象2  山寨 沒有最像,只有更像  華強北手機數位市場曾掀起一股山寨風,而在東門,記者也見到了各種「山寨」化妝品,仿真度是「沒有最像,只有更像」。  在東門立新路一家大型的美容美發化妝品店,記者看到幾位顧客在購買一款「雪肌精」。這款800ml裝卻只賣15元的保濕水包裝跟正品看起來一模一樣,都是藍色包裝品上印著「雪肌精」三個大字,咋一看以為店裡銷售的就是商場專櫃賣的日本品牌「雪肌精」,連正在咨詢的顧客也把它當做經常在電視廣告中見到過的那款「雪肌精」。不過,店員指出,這是國內廠家自己生產的一款美容產品,包裝上也印著廠家的品牌,不過廠家的品牌卻「濃縮」在側邊,讓消費者很難發現那兩個字。

  在另一家化妝品店,記者看到山寨的CHANEL彩妝,這款彩妝的logo就是CHANEL的logo被一個圓圈包圍,讓消費一眼看到也會被誤以為是CHANEL的產品。「深圳的東門商圈是山寨化妝品集中地。」一位美容美發界的專業人士如是說,這些山寨品的外包裝也可以以假亂真,「有時連專業人士也看不出來,價格很低,幾塊到幾十塊都能買到,像歐蕾、歐萊雅、薇姿是常見被仿冒的熱門品牌。」  「很多山寨化妝品只是在商標上改一個字,消費者有時就把它當做名牌產品。」楊科說。不過,他指出山寨產品與高仿品還是有很大的區別,「高仿品就是假冒產品,而山寨產品是正規廠家生產的產品,只是侵犯別人的商標權,產品的質量可能是沒有問題的。」至於山寨產品是否誤導了消費者,則是需要工商部門去判定的。亂象3  水貨 價格相差懸殊真假難辨  由於深圳與香港一水之隔,港貨在深圳到處可見,而被稱為「水貨」的化妝品在東門批發市場也隨處可見。在一家主營護膚品的店舖,記者看到店家一款台灣生產的面膜,價錢與香港大型護膚品賣場的價格相當。店主告訴記者,由於國內專櫃沒有銷售這款面膜,這些都是「水貨」,不是高仿產品,所以價格比較貴。  在新白馬幾家美容美發用品超市內,記者發現幾乎每家都有同款面膜出售,而且價格不一。在一家大型美容化妝品批發店內,一名售貨員介紹,單買一盒的話12元一盒,如果批發更多10元一盒,「產品是正品,不過不是台灣生產,而是在內地生產的,所以價格只有12元一盒。」記者發現,雖然其包裝看上去精美,幾乎與真品包裝盒一模一樣,不過,仔細觀察,與真品仍有區別,其外包裝紙盒稜角較尖銳,且每片面膜較真品輕,觸摸可明顯發現樣品乳液和面膜紙在內包裝內已分離。而且,商家所說是內地生產的產品卻沒有印上生產廠家的名字和地址,讓消費者很難不去懷疑產品的真假。  對於同一款的進口面膜,記者發現商家更多打著「水貨」的旗號,價格也不一,有的20-50多元不等。一家化妝品批發店這款台灣生產的面膜只要30元一盒,100元4盒。「老闆是台灣人,直接從台灣運過來的,沒有進口關稅。」店員介紹說,「香港也是從我們這邊進貨的。」也還是有人相信了店員的介紹,低價購買了這款比在香港購買還要便宜的面膜。  記者發現,在東門售賣進口護膚品甚至做批發的門店並不少見,一些全英文商標的「水寶寶」、「雅漾」、「歐萊雅」等所謂的「水貨」產品很受歡迎。不過,一位曾在東門批發市場低價購買過一款台灣生產的「水貨」面膜的廖小姐卻表示這裡的「水貨」多是假貨。「我花了50塊錢買了一盒,然而回家使用時發現面膜味道刺鼻,而且與正品的面膜紙吸水飽滿比較,所買的面膜吸水能力差,近一半的液體還留在包裝袋內。」廖小姐說,「一打開包裝,拿起面膜就會發現產品明細與正品不一樣。」  楊科介紹,境外包括香港、台灣、澳門等地區生產的化妝品進入國內市場,首先都要取得進口備案批文。「合法化妝品的標籤上應當註明產品名稱、廠名,並註明化妝品生產企業衛生許可證編號。小包裝或說明書上應當註明生產日期和有效使用期限等。」而進口化妝品因為要經過相關部門的批准和備案,因此外包裝上有「化妝備進字」的標識。由於深圳地理位置的特殊,一些未取得進口備案批文的化妝品也進入深圳,這些常被稱為「水貨」。由於水貨來源渠道多,產品質量很難得到保障,「有些港貨店銷售的化妝品也是假貨,龍崗分局就查處過這樣的案件。」楊科說。因此,他提醒,在購買全英文的進口化妝品的時候一定要謹慎,最好是到專櫃或者香港去購買。
  亂象4  網購 網上產品假貨多  不僅批發市場高仿化妝品多,很多團購網站上的高檔化妝品實為「高仿產品」。小易以前是一名團購粉絲,經常會在一些團購網上團購化妝品。在團購了一段時間後,她發現團購產品並不是網上所宣稱的正品。「比如我在網上團購了一款遮瑕組合,當時去專櫃看要三四百,而團購的時候只要80多元,便宜了幾百元,一下子就心動了。買回來看到產品的包裝與購買的正品沒有兩樣,但是使用的時候發現產品質量與正品還是差很多。」小易說,「正品的產品很細膩,團購的很硬,遮瑕的粉塗在臉上都化不開。」小易說,很多團購網上的化妝品比正品價格要便宜好幾倍,「便宜沒有好貨,基本上都是假的。」  有業內人士聲稱,化妝品團購95%都是高仿假貨。即便是賣到1折以下,這些高仿產品仍有很大的利潤空間。以雅詩蘭黛為例,一款正品的市場價780元,專櫃進貨價7折左右,批發渠道進貨都不大可能低於5折,但在一些團購網站卻只要3-4折甚至1-2折就能買到。據化妝品行內人士透露,高仿的成本只需要七八元,團購網站就算以一折價幾十元賣給消費者,利潤仍很大。  楊科表示,網上的化妝品並不像大家所說的那樣,假貨的比例有那麼高。但是,網路上的確存在不少假冒化妝品。「最近,我們龍崗分局就查處了一個利用網路銷售假冒進口化妝品的窩點。」楊科說。據介紹,該窩點就是一家名為「兔子香港代購」的淘寶網店總部,這家網店通過網購平台向全國銷售這些所謂的進口化妝品,並已經取得了淘寶網「雙皇冠」的「驕人業績」。而執法人員在現場查獲了「雅思蘭黛」、「蘭蔻」、「碧歐泉」等11個假冒國際知名品牌化妝品5000多瓶。  「由此可見,一些所謂的代購,其實都是假冒產品。」楊科說。而近年來,隨著網路購物這一新興事物的迅猛發展,借助電子商務平台銷售假冒偽劣化妝品的案件也日益增多,「這類違法行為成本低、隱蔽性很強,其發貨都是通過快遞公司完成,而且在其網路購物主頁上也不會有具體地址,對監管部門來說,查處難度比較大。」  監管  法律滯後導致監管難  可以看到,化妝品的監管仍舊是在「治亂之間」徘徊不清。為何化妝品市場亂象如此多?化妝品市場的監管又存在哪些缺陷呢?  對於化妝品市場的監管,楊科也表示了自己的無奈。他說化妝品不像藥品,經營首先必須獲得許可和審批,「有許可資質後才可以經營。」目前只是作為普通商品進行管理。因此,化妝品經營的渠道非常廣泛,經營企業的數量也非常大,「全市各類化妝品經營企業以10萬計,這對於監管非常困難。」加上化妝品的業態特別廣泛,「商場、小商店、美容院等都存在。」這更增加了監管的難道。  而導致監管難最重要的是法律的滯後。據介紹,目前化妝品監管條例是1990年1月實施的《化妝品衛生監管條例》,條例規定,生產或者銷售不符合國家《化妝品衛生標準》的化妝品的,沒收產品及違法所得,並且可以處違法所得3到5倍的罰款。「實際上這個規定已經形同虛設了。」市藥監局一位一線執法人員向記者透露了化妝品監管上的無奈,由於條例沒有對化妝品企業的經營渠道等進行規範,在現實執法過程中,由於商家無法提供銷售憑證,執法人員無法得知銷售產品的所得,這樣也就無法對商家做出處罰,「大家去商店買化妝品都是隨便開一個單,不像藥品那要有進貨憑證,商品的進出都有依據可循,現在執法都是要講究證據的,沒有證據,就沒有辦法執法。」該工作人員如是說。如此一來,由於法律的滯後,監管難以跟進,導致一些唯利是圖的商家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冒險。

  楊科也表示,《化妝品衛生監管條例》已經不適應目前國內化妝品形勢的需要,「當年的監管形勢與現在不一樣,當年國內化妝品市場還很小,也沒有那麼複雜。現在的化妝品市場太大,各種情況都存在。」楊科說,而由於法律法規的滯後,造成甚至連監管對象的確定本身都成為問題,比如當年的法律規定的面很窄,沒有對假冒產品等做出規定。因此,在執法過程中,也只能根據深圳市的打假條例執行。  此外,執法隊伍的薄弱也是一個不足。據介紹,保健品和化妝品的監管權力之前一直在衛生部門,後來才劃入藥監局,而藥監局的監管和執法人員的編制數量並沒有因此明顯增加,要兼顧保健品化妝品的監管,明顯有些吃力,「只有6個人要負責全市流通喝使用環節化妝品的監管,任務非常重。」楊科再次很無奈。(整理:台灣美容網


隨機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