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產品成本8元賣上萬:超九成玻尿酸為假貨◤○ | 台灣美容網

 

A-A+

○◥美容產品成本8元賣上萬:超九成玻尿酸為假貨◤○

2013年03月28日 護膚常識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核心提示:美容產品中究竟含有多少對肌膚有益的成分,這是很值得我們去考量的。小編建議,能夠採用純天然的護膚品,就盡量少用含有化學元素的產品。
在一支1萬元的針劑裡,代理商會拿走40%,美容院可以拿到60%
  《焦點訪談》今日調查殯葬用品行業的暴利。曝光了國內美容行業假藥橫行,沒有醫療美容資質的美容院居然敢給顧客「打針」,更可怕的是,這些打著「減肥、除皺」的針劑來歷不明,包裝盒上甚至沒有廠商、廠址和生產地,而賣給消費者的價格則高達上萬元,被稱為「天價」。
  需要追問的是:這些高達天價的針劑到底從哪裡來?他們又是怎樣被賣到消費者手中?
  《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到了在這個行業裡摸爬滾打十幾年的「業內人士」,揭示了在天價背後,誰才是這個利益鏈條上的獲利者?
  在「業內人士」 王燕(化名)的爆料及指引之下,一條隱秘卻充滿醜惡的城市生活利益鏈被漸漸揭了開來。
  玻尿酸(細胞裡存在的一種物質,可以補水,起到隆胸或墊高鼻子的作用),也叫透明質酸,是一種保濕劑,按照等級的不同可用於食品、化妝品以及醫藥領域,國際上一些國家也確實在使用玻尿酸作為美容上的一種填充物。
  然而,就是這樣一種在美容市場上備受客人追捧的名為「玻尿酸」的注射填充針劑,卻大部分都是假貨。
  8元產品賣到上萬
  一般性的美容院根本沒有資格做注射、打針這類具有侵入性的美容項目。為了規避風險,她們的選擇就是自己不動手,而是從外面請人來做。長期以來,這已經變成了行業的潛規則,既規避了監管的風險,逃避了打擊,同時如果顧客打針後出現不良反應,美容院也可以借此推脫責任。
  王燕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大量的美白針、瘦身針,自稱產品成分為玻尿酸的,市場上90%以上的產品都是假的,因為玻尿酸在全球的產量本身就很小,在國內的使用有嚴格的規定。」
  「如果你去美容院進行調查,你會發現,這些自稱進口的美容針劑,沒有名稱、沒有包裝、沒有證書、沒有批准文號,至於產地,連銷售人員自己可能都弄不清楚,很多時候可能會為了蒙騙客人,說成是日本、韓國、德國、意大利或者中國台灣的。」
  至於針劑的成分,據王燕透露,「大部分美容院銷售的這些產品主要成品都是維生素C,或者就直接是生理鹽水,起不到什麼作用。」
  「這樣的做法還是好的,一些美容院為了賺取暴利,會添加一些其他的速成成分,比如有一種瘦身針劑,主要成分是一種促進肌肉萎縮的藥物,這種藥物打到人的身體上,會直接導致該部位的肌肉萎縮,身體的這部分自然就瘦了。但長期使用這樣的針劑,就會麻痺肌肉神經,嚴重者甚至導致面癱。」
  就是這樣的一些產品,目前卻在美容院的消費中「當仁不讓」地佔據了「高端位置」,被視為美容消費的「奢侈品」。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消費者使用這樣的針劑,一個月的消費金額就能達到20多萬元,有的甚至高達100萬元,而這些針劑每瓶的成本價格不過8元左右。」
  就是每瓶成本只有8元的東西,到出廠時的定價就變成幾十元錢,而到了中間商手裡就幾百元,再往下走的經銷商可能會賣到兩三千元,這樣一層層加價,到了美容院賣給客人的價格就已經上萬元,更狠一點的會定幾萬元。
  美容院為了盡可能多地銷售針劑,往往會建議顧客脖子上打一針,臉上打一針,而在針劑的銷售中,一個療程可能就有10針,或者20針,而消費這種針劑的顧客可能會接連打上幾個療程,這樣一個顧客的一個月的消費就要幾十萬元,「我見過的一個月最高消費達到78萬元的顧客。」王燕說。
  當然,美容院是不敢輕易給顧客打這樣針劑的,因為美容院的美容師大部分沒有什麼資格或門檻,基本上經過簡單的培訓就可以上崗,而打針劑屬於注射美容,是醫療美容項目。
  按照我國《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的規定,實施醫療美容的醫師必須具有執業醫師資格,從事醫療美容護理工作的人員,也必須是經過護士機關註冊的護士。
  由此,一般性的生活美容院根本沒有資格做注射、打針這類具有侵入性的美容項目。為了規避風險,她們的選擇就是自己不動手,而是從外面請人來做。長期以來,這已經變成了行業的潛規則,既規避了監管的風險,逃避了打擊,同時如果顧客打針後出現不良反應,美容院也可以借此推脫責任。
  美容院一般都會請針劑代理商專門進行注射的老師到美容院裡給客人進行注射,在一支1萬元的針劑裡,代理商會拿走40%的金額,而美容院則可以拿到60%,也就是6000元。
  在好一點的美容院,這個價格可能會更高一些,而高端美容院的產品就會更貴。

  不過,王燕也承認,「一些高端美容院,比如雪丹,它的產品質量可能會更有保證一些,這樣規模的美容院一般會有自己的醫師,可以從廠家直接拿貨,自己給客人進行注射。」
  目前,在美容行業裡,大部分的小美容院可能也就幾張床,有十幾張床的就可以算上中型美容院了,大型美容院在200多平方米到幾千平方米,這些大型美容院的投資需要上千萬元甚至更高,但在暴利支持下,他們通常不會擔心收回成本。 用關係網織就暴利
  目前美容院的創業大軍早已不再是這些人在唱主角了,越來越多的「投資人士」參與其中,這些人和身份中,有的是律師,有的是大學畢業生,有的是工程師、醫生、護士以及其他領域的商業人士,這些人夾雜其中,用自己的精明和關係網路織就一張暴利的大網。
  到底是哪些人會做這些動輒數萬元甚至數十萬元的消費呢?誰又會是暴利背後的支持者呢?
  「你不用擔心這樣的價格沒人消費,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為了美什麼都不顧,甚至可以用生命來進行交換。」王燕告訴記者。
  王燕雖然職務是美容院經理,實際上都是一個美容連鎖企業的創辦人,在靠會員制發展的美容行業裡,王燕是個悟性極好的女孩子,在記者看來,她的會員消費者大部分都成了她的朋友,由於深知針劑的毒害,她的美容院沒有經營這一項目,但這並不意味著她的會員朋友們沒有這樣的需求。
  「有個會員名叫阿蓮(化名),就一再要求我們上針劑的產品,我出於誠意,還真心勸過她,告訴針劑是有問題的,盡量不要使用,但得到的回答卻是『寧可少活十年,也要保住青春』。最終,阿蓮去了別家的美容院去打針劑。」王燕說。
  「阿蓮的案例並不是極端,更極端的案例發生在一個山西煤老闆身上。不巧的是,由於這個煤老闆患有糖尿病,美容院想向這個煤老闆推銷針劑以賺取暴利,但又不敢真地把產品注射到她的身上,最終居然遊說她說,『我們的產品分子很少,可以由皮膚直接吸收,你可以拿回去泡腳,同樣可以起到美白的效果』。」
  「可笑的是,這個煤老闆居然聽信了這種解釋,真的花費了300多萬元買了一年的產品。」王燕告訴記者,她之所以知道這些案例,是因為當年一起在美容院打工的姐妹們後來都成了美容院的老闆,她們會定期交流,很多客戶還會互相推薦,而就是這位人不錯的煤老闆,本身也是王燕的朋友。
  據瞭解,很多開設有針劑服務項目的美容院老闆,後來都發了大財。而王燕堅持了道德底線的美容院,由於出力多,又利潤薄,最後在家人的勸說下不得不轉手出售。
  在王燕看來,「美容院幾乎可以算是最暴利的行業,這也是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人投資美容院的重要原因。」以前可能真的是一些社會底層,沒有多少文化知識的人在做這一產業,他們從底層打拼上來,帶著一路的艱辛,一朝有幸,賺取暴利有時會覺得心安理得。
  「那些在美容院裡一擲千金的人,她們的錢也未必來路光明正大,所以我們也不覺得理虧。」王燕的一個創業小姐妹這樣告訴記者。

  不過,目前美容院的創業大軍早已不再是這些人在唱主角了,越來越多的「投資人士」參與其中,這些人的身份中,有的是律師,有的是大學畢業生,有的是工程師、醫生、護士以及其他領域的商業人士,這些人夾雜其中,用自己的精明和關係網路織就一張暴利的大網。
  記者認識的另外一位美容院老闆陳麗(化名)則告訴記者,「有時針劑並不是直接賣給顧客的,而通過另外的一種服務方式。比如消費者來做瘦身,美容師要對身體進行大量的按摩,而瘦身按摩通常會導致酸痛現象,美容師會鼓勵客人睡覺,休息一下。而就在客人睡熟的時候,他們會在客人的瘦身部位注射一種瘦身針,就是上文提到的那種含有導致肌肉萎縮成分的針劑。這樣,客人很快就會見到瘦身效果,從而進一步積累消費信心,甚至會幫助美容院做口碑宣傳。」


隨機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