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護膚品廣告忽悠 勤洗臉多補水未必護膚 | 台灣美容網

 

A-A+

防護膚品廣告忽悠 勤洗臉多補水未必護膚

2015年03月09日 【問題肌膚】 暫無評論 閱讀 11 ℃ 次

【導讀】  很多女人在廣告的忽悠下,完全無視了皮膚固有的調節功能而橫加干預,逐漸培養起了自己對護膚品的依賴心理。沒有抹精華液就覺得這一天彷彿老了5歲,沒有抹眼霜就相信魚尾紋會加速到

          很多女人在廣告的忽悠下,完全無視了皮膚固有的調節功能而橫加干預,逐漸培養起了自己對護膚 品的依賴心理。沒有抹精華液就覺得這一天彷彿老了5歲,沒有抹眼霜 就相信魚尾紋會加速到來?


        皮膚不是滑了,是多了層膜

      “你該去磨一磨你那粗大的毛孔了。”每次見到閨密Lily,她都會憂心忡忡地將我的臉審視一番。她最近樂於向我推薦某品牌的微晶煥膚微粒,說明書裡的功效寫著“即刻祛除老化角質,促進肌膚新生,撫平細紋及收斂毛孔”云云,據說能夠將你們個個整修得“吹彈即破”。

      “但親愛的,除了氮化硼粉末和硅酮,那裡頭還有什麼呢?”在她循循善誘之下,我嘗試性“微晶”了一次——擠丁點兒膏體用水兌一下,就著T字區揉啊揉,然後伸長脖子俯到水龍頭下去……揩乾臉後,我非常不好意思地問了她這個問題。當然,接下去說話的人還只能是我自己。

        簡單說,由氮原子和硼原子構成的晶體就叫做氮化硼,主要有三種結構,其中六方體的晶體結構類似於層狀石墨,只不過是白色而非黑色的而已,具有良好潤滑作用,可用作各種工業用途,如在軸承和滑動零件處減少摩擦。而硅酮指的是有機硅化合物和硅氧烷相互連接成的一類聚合體,自上個世紀80年代以來就在化妝品行業中受到重視,因其潤滑性和生物適應性而被廣泛使用。

          Lily竭力聲稱的細膩光滑之功效,在我看來多出自於這兩種材料的物理特性。換而言之,你感受到的滑並非自身皮膚肌理的滑,而是因被附上了一層“膜”所致。然而迄今“磨”了大半年之久的Lily確乎已樂此不疲,早準備好一管管買將下去,並堅信從歲月那裡竊取了容顏常駐的妙法,在她充滿危機感的想像中,一旦不“磨”了,很有可能就會出現又粗又澀的嚴重後果。


         勤洗臉多補水未必護膚

        曾幾何時,我周圍的女人們幾乎都開始被化妝品廣告和時尚雜誌忽悠,在一件比一件更瑣碎的有關皮膚的事情上糾結。事無鉅細,只要被告知“這會加速你的衰老”,就如遭五雷轟頂般,恨不得馬上砸錢下去糾正過來。

        比如說洗臉吧,面對偶爾泛出的油光,多少人在水性乳液和卸妝 油之間舉棋不定啊,過度執著的結果就是拚命洗,以至於一位日本美容 專家曾指出有所謂“洗臉症候群”。而事實上,一個人每天洗比所需次數更多的臉是很糟糕的——因為皮膚本來可說有一定自潔功能,當借助外物的清洗過於頻繁的話,就會出現紊亂,所以那些臉洗得越多的人粉刺 痘痘也越多。

        再說化妝水噴霧大行其道吧,君不見空調房間裡、飛機座艙中,總有人以一定頻率拿著瓶子撲哧撲哧,特別是在干冷季節來臨之時,殊不知這很可能導致你皮膚原有的水分和新噴上去的化妝水一起流失,所謂得不償失。

        以上兩種做法的共同問題在於,完全無視了皮膚固有的調節功能而橫加干預。如果這兩條和你無關,也別高興得太早,且看看還會不會存在如下強迫心理:沒有抹精華液就覺得這一天彷彿老了5歲,沒有抹眼霜 就相信魚尾紋會加速到來……罷罷罷,讓我告訴你吧,那些價錢比一般保濕 乳液昂貴了至少5倍以上的精華液充其量就是多放了一點硅酮而已,而它看起來通透的形態只不過因為少了點增稠劑。眼霜也同理,它與面霜的成分差異遠遠不會夠得上你需要在其間多支付的不合理差價。

         是時候好好思考一下了:護膚品啊護膚品,到底在我們生活中玩著什麼樣的一個把戲?

        如果拿“護膚品有沒有依賴性”這種問題去問美容師,他們中的大多數一定會搖頭否認,反而產品開發師會相對客觀,他們說,就像有不少女人喜歡戴帽子 一樣,除了是一種習慣,更多的是那背後帶給她的安全感,如果只有那些更厚的、更有儀式感的帽子能帶給她這種感覺的話,也只能買下去戴下去了。


         別挑貴的,挑大牌的

       “我從來不理會那些貴得離譜的化妝品,”大學舍友,在一家也算較有影響的化妝品廠工作了有6年多的安琦,煲電話粥時告訴我,“那些成本真的太‘賤’了,也許價格的百分之一都不到,我們支付的是廣告和包裝費用。”

         很多化妝品添加成分,都以近似於神話的面目來到了銅版彩頁,繪聲繪色的文字配圖描繪它如何傾注了科學家的靈感和心血、並具有夢幻般的美麗功效。

         很少有人想得到,這些內容不過是一次廣告策劃會上頭腦風暴的結果。

          話又說回來,來自正規品牌的產品,在安全性上確實相對更有保障,這一點就連做過化妝品的安琦也不能否認。

         衛生部頒發的2007版《化妝品衛生規範》中列舉有1286種禁用物質和406種限用物質,並針對各種可能對人體造成危害的物質,規範了毒理學試驗方法、衛生化學檢驗方法、微生物檢驗方法和人體安全性功效檢驗方法,浩瀚繁瑣的名詞加操作步驟並非形式,皮膚之事不可馬虎。

        規範中提及的絕大部分化學成分,在合格化妝品中的檢出百分比甚至比在藥品中還要低,一般而言,大廠牌會較嚴格地執行這些檢驗。

        而那些賺一票是一票的小品牌則會無視這些規範,嘗試以各種狡詐手法突破約束,把不負責任的產品推向市場。為了避免成為犧牲品,消費者切記,遠離那些沒有出處的、聽上去很美的“誘惑”。

        央視曾在2006年報道了一樁“葡萄籽抗敏平撫液”事件,數十名在美容 院中使用此產品的女性短期內膚質獲得了極大改善,而停用幾天後則出現脫皮浮腫,程度重者無異於毀容。

        後經調查,發現非法製造商以糖皮質激素地塞米松(一種強效的細胞調節劑,屬於1286種禁用之列)添加入平常護膚 品,謊稱用的是“全天然植物萃取物”,誘發顧客產生“依賴性皮炎”,致使她們只能像吸毒成癮那樣不停歇地使用,否則就會面目全非。

         這裡的“依賴”二字,比戴不戴帽子 ,可要嚴重可怕得多了。

專題:【護膚品】 【洗臉】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